原创慢书房12-11 16:43

摘要: 老树总是令人惊叹。他的画,寥寥数笔,以传统的古典山水背景,一个或几个民国时期的长衫先生,偶尔也能看到飞机或牛仔裤等一些现代元素。传统与现代,在此随意“混搭”与“穿越”。更绝的还有与画面相配的一首首率性而肆意调侃的打油诗。

『阅读本是寻常事,繁华静处遇知音』

老树总是令人惊叹。他的画,寥寥数笔,以传统的古典山水背景,一个或几个民国时期的长衫先生,偶尔也能看到飞机或牛仔裤等一些现代元素。传统与现代,在此随意“混搭”与“穿越”。更绝的还有与画面相配的一首首率性而肆意调侃的打油诗。




春光又明又媚,我却天天开会。

人人装模作样,讨论鸡零狗碎。

真想出去走走,或者蒙头大睡。

总叹人生苦短,怎能如此浪费!


湖上杨柳绿了,湖边花儿正开。

我在天天等你,几时你能回来?


红尘两杯酒,空山一树花。

将身在人世,驻心于天涯。


一位书生的又一个伟大梦想:

想做一位渔夫,成天漂在海上。

手把一瓶小二,渺目瞟瞥远方。

太阳升起落下,接着看看月亮。

书是坚决不读,再也不写文章。

好象也没户口,世事早已淡忘。

流行音乐不懂,天天听着海浪。

只管随风漂去,不知什么方向。

最后不知所终,有钱还在银行。


遇到一些问题,来到耶稣门前。

他说别来找我,最近我也挺烦。



一碟花生米,一瓶二锅头。

天下有人管,我发什么愁?




人事如戏,有何意义?

春风吹来,将身何寄?

渺渺平芜,霭霭佳气。

恍若有思,拈花独立。


少年在山上,爱看乱云飞。

豪情千万丈,你说咱怕谁?

后来进了城,万念渐成灰。

偶尔到楼顶,听听大风吹。


人生常遇困境,感觉走到尽头。

其实碍于执着,放下即是自由。


春水三百里,花开千万枝。

静止今世念,闲读古人诗。


想起当年山中,繁星缀满夜空。

虫音蛙声一片,真他娘的好听。


红尘混迹久矣,总是来去匆匆。

天天忙些破事,年年辜负春风。

发誓从今以后,只争人所不争:

但看空山花色,常听天籁之声。



我常疑:念佛茹素说吃斋,生命从不含青菜?

我常问:养猫养狗示有爱,路遇穷人怎对待?

我常想:那么多人都牛逼,世道怎能会败坏?

不明白!真他娘的不明白!


江湖越来越乱,到处污吏贪官。

往往抓住一个,牵出后面一串。

他们前仆后继,总是没了没完。

想想就觉来气,真他妈的操蛋!


作为一只鸭子,理想能有多大?

冬天住个草窝,旱季有点泥巴。

天上不见猛禽,水中几只鱼虾。

这点东西木有,还算什么国家?


可以到处走走,吃喝不用太愁。

可是不能思想,说话不许过头。

努力奋斗一生,终为他人鱼肉。

你说你说你说,这算什么自由?


江湖混迹多年,总是容易轻信。

知道王八很多,可是没有长进。


别问我是谁,想想你是谁。

我也正在想:到底我是谁?


活着本是游戏,过程却不容易。

风风雨雨一场,咱得相互慰藉。



老树

刘树勇,中央财经大学文化与传媒学院教授,视觉文化评论家。老树以其幽默的文风、禅意与生活并存的绘画作品被大家熟知。



推 荐 阅 读

《夏,摸鱼儿》

老树(刘树勇)

出版社:上海书画出版社

出版日期: 2017年7月1日


连雨不知春去,一晴方觉夏深。“老树四季系列”之《夏摸鱼儿》,带着一抹清新舒爽的绿意,与大家欢喜相见。悠悠夏日长,和老树一起,把扇引微凉。“摸鱼儿”中,一方荷塘,一片柳荫,一朵雨云,一口甜瓜……通过老树的慧眼妙手,我们似乎在这些细小平凡的事物中,都能窥得人生的真智慧。让人不禁叹道:日长人倦,依然无限好生活!


—FIN—


文&图 | 老树画画


排版 | 马斯达(Masadr)

编辑 | Hienwey Lin